x

注冊新用戶

發送驗證碼
立即注冊
X

修改密碼

發送驗證碼
修改密碼

追尋蘇區獅石的紅色遺跡

2019年08月07日 09:12:41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肖平 程向陽 吳玉蓮

  地處歙西南的獅石,素有“百紅村”之譽。早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方志敏就在這里建立根據地和蘇維埃政權,是他領導下的閩浙贛省委和皖浙贛省委開展革命活動的中心地。獅石的革命史是徽州地區土地革命斗爭史和抗日戰爭史的重要組成部分。

  紅色八月,記者走進獅石,帶您感受那段烽火連天的歲月。

  地處兩省三縣交界的獅石

  開車到達歙縣獅石鄉政府,行程150公里,整整用了2個多小時。

  從屯溪南3號口上杭瑞高速,轉黃塔桃高速,從浙江開化的馬金下高速,經過淳安的中洲鎮,再折回安徽境地。這一趟獅石之行,不但出了市,還跨了省。

  這是去往獅石的三條線路之一。

  “其實從源白公路或長陔嶺走,路要近一些,但山高路陡路況差,加上近期連續下雨,有幾處塌方,不安全。”駐獅石村扶貧工作隊隊長曹健說。

  曹健是歙縣政協副主席,57歲。自從2017年被任命為駐獅石村的扶貧工作隊隊長,在做好脫貧攻堅工作同時,對我黨在大革命時期獅石的紅色歷史進行了大量調查和史料整理,對這片紅色的土地,既敬畏又感慨萬分。路經淳安縣的中洲鎮,曹健說:“中洲鎮和獅石接壤,當年獅石是蘇區,中洲是白區,獅石的紅色故事比中洲多得多,但挖掘和收集保護,浙江方面做在了前面,值得學習啊。”

  在獅石鄉政府所在地營川下車,為了更好地體驗“一腳踩兩省三縣”(歙縣獅石鄉、淳安縣中洲鎮、休寧縣白際鄉),記者轉為步行,約1公里,搭乘正在筑路的工程車,到溫泉居換乘擺渡車。“到獅石村7.5公里。馬上完工了,你們下次來就通了。”曹健所說的是正在澆筑的營川—獅石村公路。公路開通,將解決獅石村861名村民出行難的問題,同時也能帶動中洲鎮紅色旅游對獅石的輻射。

  獅石村,群山環抱、古樹參天,溪繞山澗,滿眼碧綠。新打造的紅色獅石村史館就坐落在半山腰的“樹德堂”老宅子里。

  方志敏與紅色獅石

  置身于此,我們的思緒被帶回到80多年前的那段烽火歲月。

  曹健援引歙縣黨史資料告訴記者,獅石是方志敏同志駐村革命和戰斗的地方。早在1927年,方志敏就帶領一千多人到獅石鄉開展農民運動,住獅石茗坑,并在雞公尖與反動派展開戰斗。雖然時間不長,但獅石這塊紅色土地從此播下了革命的種子。

  作為方志敏領導的閩浙贛省委和皖浙贛省委開展革命活動的中心地,獅石村大茗組至今保存有下浙皖特委舊址,方志敏同志曾經在此居住。

  我們來到了80歲的當地村民王炳養家,他告訴記者,他的父親王順田和伯父王開田都見到過方志敏,并給方志敏送過飯,在白色恐怖的時代,因為“通紅”,伯父被大兵(當地人稱國民黨兵)殺頭,父親若不是因為在國民黨兵里做事的一個同鄉力保,也差一點被殺。

  曹健介紹,1935年冬,中共閩浙贛省委(書記關英)派原在婺(源)休(寧)浮(梁)任特委書記的劉忠林(又名李進、占富生)到歙縣、遂安、淳安三縣交界地區開展革命活動。

  獅石的革命活動很快引起了浙皖兩省保安團的注意,敵國民黨十六師及地方武裝對獅石進行“圍剿”。為避免損失,1936年元月中旬,謝良才、黃立義等率部隊主動撤出獅石茗坑,到開化開展游擊活動。而劉忠林等少數人繼續堅持在茗坑一帶做群眾的發動工作。國民黨反動派撲了空,惱羞成怒,殺害革命群眾12人,燒毀百姓民房70多間。

  1936年4月,閩浙贛省委在休寧鄣公山召開擴大會議,決定將閩浙贛省委改為皖浙贛省委,并建立贛東北、皖贛、開婺休、上浙皖和下浙皖5個特委。

  從1936年4月至1937年2月,在下浙皖特委、下浙皖軍分區的領導下,下浙皖特委獨立營和各縣游擊隊緊密配合,頻繁襲擊國民黨軍據點,搗毀鄉保政權,解除反動武裝,打擊土豪劣紳。在浙皖邊區和國民黨軍隊進行10多次較大的戰斗,主要有歙縣街口、璜蔚、石門坑等地戰斗。打擊了地方反動勢力,壯大了革命隊伍,部隊從100余人很快發展到300余人,編為一個營、三個連(不久,皖浙贛省委調走兩個連),營長黃立義,政委朱用地。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推動了國共兩黨的再度合作,但蔣介石并未就此放棄對南方各游擊區的進攻政策。此時,由于特委和獨立營領導人對形勢估計不足,產生了麻痹思想。1937年元旦,部隊在歙縣源頭召開軍民大會,歡慶新年,參加會議的有軍民400多人。會上還提出“奪取屯溪”的口號。后來又在獅石程氏祠堂殺豬、吃酒、唱戲,暴露了目標。國民黨第十六師的兩個營從2月8日起向界山、萬歲山及大、小連嶺進剿。并在交通要道設立崗哨,清查戶口,實施移民并村,保甲連坐,斷絕黨和紅軍與群眾的聯系。在重敵連續追剿下,特委下屬歙縣南源、獅石大小茗等區委相繼遭破壞,區委書記畢立本等被捕。3月,設在歙縣源頭村的特委機關也停止了活動,領導人何英脫離組織去景德鎮,特委其他一些同志有的犧牲,有的被捕,有的被打散。1937年2月,獨立營100余人,六七十條槍,與浙江省保安團一個師遭遇,經苦戰雖突出重圍,但傷亡很大。不久,部隊被打散。劉忠林、謝良才、黃立義等在獅石小茗群眾的掩護下住了3個多月的山棚,后回到江西橫峰老家。

  據歙縣黨史記載,自1927年12月至1937年5月,獅石群眾及紅軍與國民黨反動派的斗爭中,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革命群眾與紅軍被捕被殺達數十人。

  蝙蝠洞、“烈士潭”“烈士樹”、紅軍戰壕、下浙皖特委舊址……在獅石,一處處紅色印記,見證了方志敏領導的紅軍和獅石群眾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堅韌與頑強的斗爭;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染有革命烈士的鮮血。曹健介紹,獅石將在已建成的“紅色獅石村史館”基礎上,建設獅石烈士墓、烈士紀念碑,維修下浙皖特委機關舊址,整理紅軍洞、烈士潭的紅色故事,著力用好紅色資源、傳承好紅色基因、開發好紅色旅游。

  北上抗日先遣隊與送駕嶺戰斗

  譚家橋戰役家喻戶曉,但發生在其3個月前的送駕嶺戰斗——可以說是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在皖南地區另一次激烈戰斗,卻鮮為人知。

  據歙縣黨史記載,1934年7月,中央派出紅七軍團組成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在軍團長尋淮洲、政委樂少華等率領下,于9月24日到達歙(縣)遂(安)交界的送駕嶺附近,國民黨第四十九師和補充第一旅共5個團分路追擊至送駕嶺,為掩護主力部隊翻越60里的大連嶺向歙縣石門方向轉移,先遣隊后衛部隊決定利用送駕嶺有利地形,痛擊敵人。

  下午2點10分,國民黨第四十九師師長向所屬291團、289團下達進攻命令,因正面進攻遭紅軍強烈阻擊,第四十九師即分兵一部登上先遣隊左側的釣金山側擊。下午3時,補充一旅經陳家門、馬石橋、洪家坂向鮑家合擊,分兵一部協助四十九師正面進攻,一部迂回至先遣隊右側的送駕嶺,企圖在送駕嶺與釣金山之間消滅紅軍先遣隊。

  正面戰斗持續到傍晚6點,紅軍先遣隊主力沿著大連嶺向石門方向轉移,負責殿后的偵察連安排一個班攜兩挺機槍,堅守在送駕嶺涼亭附近的小山坡上,監視對面釣金山的敵軍,并將一面紅旗插在涼亭上,引誘敵火力。側擊紅軍的敵289團登上釣金山后,發現對面送駕嶺半山腰豎有紅旗,立即開火。這時補充一旅亦從送駕嶺背后突入送駕嶺山頂,發現對面釣金山有強火力向送駕嶺攻擊,即投入戰斗向對方開火。紅軍偵察班與兩敵形成斜三角形。先遣隊偵察班機智地點燃事先掛在樹上的鞭炮,并用兩挺機槍向兩股敵軍分別掃射,頓時“槍聲”大作,致使釣金山之敵以為紅軍來了增援部隊,便加強了火力攻勢,送駕嶺之敵亦向釣金山全力猛攻,待敵軍雙方打得熱火朝天之時,先遣隊偵察班留下涼亭上的紅旗,悄悄地追上大部隊進入大連嶺的崇山峻嶺中。

  抗日戰爭營救美國飛虎隊飛行員

  獅石村民還營救過美國飛虎隊飛行員(1990年9月26日《黃山日報》頭版曾報道)。

  1942年4月18日,杜立德上校率領美國第十八航空隊在完成轟炸日本本土任務后返航,原擬在浙江衢州機場降落,因油料耗盡被迫棄機跳傘逃生。淳、遂兩縣接到情報后,立即組織人員搜救。降落在遂安武泉鄉的三名美軍飛行員很快得到鄉民救護。另有一架飛機夜間墜毀于獅石大連嶺上,飛行員跳傘后,一人降落在汾口鎮霞源山童家田村附近山頭;一人降落在天目山獅石大連嶺嘯天龍南麓的楊柏坪山頂(又社公坪山頂),被社公坪村民楊德裕發現,救至家中安頓,住了一晚,第二天由楊柏坪的謝來云和社公坪的楊德裕護送至獅石;另一人降落于巧塘,天亮后被村民發現,即救至村中安頓,隨后由汾口、橫沿鄉公所護送至淳安縣政府。

  據記載,1990年9月11日,美國飛虎隊“90-中國考察團”團長布萊恩·蒙納先生回訪歙縣介紹,美國飛虎隊44名幸存者始終沒有忘記中國人民的救命之恩,每年的4月18日都要組織紀念活動。

  記者手記  紅色基因代代傳

  大山中的獅石是綠色的,更是紅色的。“獅石紅”是徽州地區土地革命斗爭史和抗日戰爭史的重要組成部分。盡管這一地區的革命斗爭最終遭到了敵人的破壞,但它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勢力,為部隊輸送了力量,組織和鍛煉了群眾,積累了革命斗爭經驗,在歙縣革命斗爭史上寫下了光榮的一頁。

  正如曹健所說,紅色獅石不是空洞的,也絕非口號,她是由無數先烈用鮮血換來的。獅石的紅色精神是革命先輩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是獅石人民的傳家寶,是建設更美麗更富裕更文明現代化新黃山的巨大精神動力。

  注:衷心感謝歙縣縣委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對本文的貢獻。

  (部分圖片由獅石村提供)


編輯:文潮

世界足球联赛实力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