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冊新用戶

發送驗證碼
立即注冊
X

修改密碼

發送驗證碼
修改密碼

贛江水拍滕王閣

2019年08月22日 15:10:45 來源:黃山新聞網 作者:查旭

七月,驕陽似火。我慕名來到英雄城南昌。

來南昌一定要去滕王閣的,我入住酒店后便迫不及待直奔滕王閣。

來到滕王閣東大門,穿過一座牌坊,就來到滕王閣廣場,放眼望去,游人如織。遠眺滕王閣,主體建筑丹柱碧瓦,畫棟飛檐,斗拱層疊,門窗剔透。其立面似一個倚天聳立的“山”字,中間高,兩頭小,一座閣樓立于中間,兩個亭臺位于閣樓兩側遙相呼應。贛江水拍滕王閣自南向北,有了贛江作伴,滕王閣就靈動飄逸起來。滕王閣因王勃的“千古一序”,文以閣名,閣以文傳,王勃當年豪情化作墨,千年的文采化作贛江的波。

滕王閣始建于唐代,“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省親過此,受滕王之邀寫下名傳于世的《滕王閣序》。滕王閣,這座臨江高峙的江南名閣爾后迭經興廢,在風風雨雨中經歷了宋、元、明、清幾個封建王朝,直至民國15年(公元1926年)終毀于兵亂。期間創而重修,修而又毀,毀而又復建,據有確鑿文字可考究者達28次之多。新中國成立后,這座廢達半個多世紀的名閣,經歷第29次重修,1985年破土至1989年重陽節竣工落成。滕王閣興毀頻仍,屢毀屢建,這在中國歷史上是及為少見的。我在想,滕王閣屢經興毀去除自然災害,兵亂人為的毀壞是對文化的不尊重,對歷史不敬仰,都是我們不恥的。

沿著高臺拾級而上,邁過89級臺階,進入大廳,首先看到的是一幅巨大的漢白玉浮雕——《時來風送滕王閣》,浮雕主體部分,王勃昂首立于船頭,踏浪前行,展現了他當年日趨七百里趕赴洪都的英姿。畫面右邊為王勃被風浪所阻,幸得中源水君相助的情景,左邊為王勃赴滕閣勝會,揮毫作序的場景。望著那活靈活現的浮雕,我也仿佛置身其間,與古人縱論古今,品茗暢聊。隨閣內樓梯步入二層,在二層中央,兩塊長約3米的磚雕滕王閣全景圖展現在我的眼前,畫面栩栩如生,帆船點點,展現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美麗景致。我心頓之一亮,在磚雕邊上標注來自安徽歙縣,作為來自黃山的我,心里自然愉悅,為家鄉的文化能在這里展現,有說不出的志豪和驕傲。

漫步在滕王閣,所見所聞,盡顯滿滿的文化,可以說它是文化閣。共有九層閣里那些堪為極品的書畫,各個朝代的瓷器,還有那么多名家的文章、楹聯、壁畫,都讓我一飽眼福。千百年來引得多少名流賢達魂牽夢繞、趨之若鶩,又使多少文人騷客紛至沓來吟詩作畫、盡顯風流。五層正面壁上用黃銅板制作王勃的《滕王閣序》碑,由蘇東坡手書,由工匠手工鐫刻而成,我誦讀了《滕王閣序》全文,為王勃美文而驚嘆,為蘇東坡書法而嘆服。五層是俯瞰贛江好去處,贛江如一條玉帶和滕王閣擦肩而過,贛水滔滔,白帆點點。繼續拾階而上,不覺間我便登上了滕王閣的最高處,有名家題寫“九重天”匾額。

我在想,夜晚的滕王閣是什么景象,當晚七點半,我又來到滕王閣南門,看著滕王閣隔江相望的高樓的燈火逐漸被點亮,印在贛江江面上,隨著波浪晃動著、閃爍著,有一種令人驚艷的美麗,鮮活曼妙而靈動。我凝望著千古風華的騰王閣,滕王閣此刻在江邊的燈火的輝映下,瓦檐櫛比,煌煌巍峨。在這樣的夜,這樣的滕王閣下,我如癡如醉。在這如醉美景中,忽然聽到《霓裳羽衣曲》,原來是大型演藝表演《滕王宴樂》,在這美侖美奐的意境里,我似乎也有些飄飄然起來了。一個個身著古裝的妙女飄然而至,她們舒動廣袖,時而輕歌時而曼舞,裊裊云煙中,舞姿蹁躚曼妙,歌聲優美繞梁,置身其境,仿佛我也是歌者舞者。

我依依不舍離開滕王閣。心想,何時再來?

編輯:文潮

世界足球联赛实力排名